• 消费需求对浙江GDP的贡献研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基金项目:浙江省教育厅课题:“扩大浙江消费需求的金融支持研究”    和“居民消费需求对浙江经济增长影响研究”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本文在标准的宏观经济学分析框架下,借助贡献度和贡献率等指标,就消费需求对浙江GDP的贡献作实证分析。   关键词:GDP 消费需求 贡献度 贡献率      指标选取与应用   (一)GDP   按照支出法统计的GDP是从最终使用的角度,即需求角度衡量国民经济发展的总量指标,它由最终消费(C)、资本形成总额(I)、货物和服务净出口(Ne)三部分构成,其中最终消费和资本形成是国内需求,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是国外需求。其公式为:   GDP=C+I+Ne (1)   (二)消费需求   本文所研究的消费需求,是指支出法视角下的最终消费,即常住单位为满足物质、文化和精神生活的需要,购买的货物和服务的支出。根据消费主体不同,最终消费可分为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Cg),居民消费又可细分为城镇居民消费(C1)和农村居民消费(C2)。即公式(1)中的最终消费可以用公式表示为:   C=Cg+C1+C2 (2)   当然,在考察消费需求对GDP贡献的时候,不能忽视消费率这一重要指标。消费率又称为最终消费率(rc),是最终消费需求在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是国民经济能否顺畅运行的一个最基本、最重要的比率。作为一项重要的宏观经济指标,它不仅能反映一国(或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终使用格局,还可以直观地反映消费增长在GDP增长中的作用。消费率用公式表示为:   rc=C/GDP×100% (3)   由于居民消费一般占最终消费的70%以上,所以居民消费率高低决定最终消费率高低。   (三)贡献度和贡献率   三大需求要素各增加量之和即为当年GDP总的增加量,其中每一要素的增加量占GDP总增加量的比重就是当年该要素对GDP增长的贡献度(D),而用这一贡献度乘以GDP的年增长率就是该要素对当年增长的贡献率(R)。用公式表示即为:   Dc=×100%;Di=×100%;DNe=×100% (4)   Rc=Dc×GDP增长率 ;Ri=Di×GDP增长率;RNe=DNe×GDP增长率 (5)   2000年以来浙江GDP增长情况分析   从2000年到2009年,按照支出法计算的浙江省GDP由6141.03亿元增长到22990.35亿元,总量增加2.74倍,名义年均增长率为15.87%,剔除价格因素后年均增长率为14%。其中,最终消费由3150.88亿元增长到10675.95亿元,总量增加2.39倍,年均增长率为14.91%,低于GDP增率;资本形成总额从2652.77亿元增长到10607.33亿元,总量增加3倍,年均增长率为16.90%,高于最终需求增率和GDP增率;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在2008年前一直保持上升趋势,由337.38亿元增长到2447.61亿元,总量增加6.25倍,年均增长率为30.48%,2009年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总量有所下降。   人均GDP从13416元增加到44641元,总量增加2.33倍,剔除价格因素影响后,年均增长率为11.06%。其中2009年,人均GDP达到44641元,按照6.8310的平均汇率折算为6535美元,已经进入全面小康社会。具体如表1所示。   表2可以反映出2000年以来三大需求要素在浙江GDP比重中的变化情况及其在浙江省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首先,在浙江省GDP的构成中,最终消费需求在GDP中所占的比重最大,基本保持在50%左右。最终消费比重从51.31%减少到46.44%,年均最终消费占47.96%,呈小幅波动下降走势。其次,投资需求仅次于消费需求,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第二大强劲动力。资本形成总额比重从43.20%增加到46.14%,年均资本形成总额占45.60%,并大致呈现出“中间高,两头低”的走势。2004年达到峰值,随后开始逐年下降,2008年为抵御世界金融危机对我国的不利影响,国务院提出了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使得2009年的投资比重有所上升。最后,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反映了国外市场对浙江省产品和服务的净需求, 它也是拉动浙江GDP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比重从5.49%增加到7.43%,年均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占6.44%,呈振荡走势。浙江经济具有“轻、快、民、集”、“两头在外、外需拉动”的特点。外贸在浙江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2009年净出口有所下降。   2000年以来浙江消费需求情况分析   (一)最终消费率小幅波动且呈下降趋势   从图1可以看出2000年以来,浙江消费率呈小幅波动下降趋势。最终消费率从51.31%减少到46.44%,年均消费率为47.96%,期间最高为2001年的51.88%,最低为2008年的45.14%,波动幅度为   0.16%-3.12%之间;最终消费增速较为平稳,由11.51%到12.1%,年均增长率为14.91%,期间最高为2005年的18.58%,最低为2002年的10.44%,波动幅度在0.03%-3.32%之间。    由于最终消费率的下降,导致居民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明显减弱。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最终消费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居民对收入与支出的不确定性增加造成的。一方面,是收入预期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是支出预期不确定性。对未来收支的不确定预期导致居民的“预防性储蓄”增加,从而表现为2000年以来浙江城乡居民储蓄率,特别是城镇居民储蓄率呈稳步上升趋势。毋庸置疑,储蓄率的提高会相应降低居民消费倾向,从而导致消费率持续走低。   (二)消费结构不平衡且二元性特征显著   从图2可以看出,在消费结构中,城镇居民消费处于“一枝独秀”地位,且在最终消费中所占比重呈稳步增长趋势。2000年以来,城镇居民消费水平由1409.63亿元增加到6320.53亿元,年均增长率为18.22%,年均占最终消费比为50.96%。城镇居民消费率呈稳步上升趋势,由23.01%增加到27.49%,年均消费率为24.33%。农村居民消费水平和政府消费水平虽总量上有所增加,但消费率和在最终消费中所占的比重均呈下降趋势。其中,农村居民消费水平由924.45亿元增加到1811.22亿元,年均增长率为7.79%,年均占最终消费比为22.58%。农村居民消费率由15.08%降至7.88%,年均消费率为10.92%,呈持续下降趋势;政府消费水平由816.80亿元增加到2544.20亿元,年均增长率为13.58%,年均占最终消费比为26.46%。政府消费率由13.35%降至11.07%,年均消费率为12.71%,呈小幅波动下降趋势。   二元性结构特征主要体现在城镇居民消费和农村居民消费之间的差距上。2000年以来,浙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增加,但增幅存在差异。其中,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从4254元增加到10007元,总量增加了2.35倍,剔除价格因素后的年均增长率为7.79%;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9279元增加到24611元,总量增加了2.65倍,剔除价格因素后的年均增长率为10.09%。   人均收入增幅差异必然会导致人均消费水平的差异。从图3可以看出,2000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8020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3278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2.45倍;2009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1251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8324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2.55倍。可见,浙江省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水平上的差距依然十分巨大,城乡消费差距也有所扩大。   消费需求对浙江GDP拉动作用实证分析   (一)贡献度分析:消费需求是拉动GDP的第二动力   2000年以来,在浙江GDP实际年均14%的增速中,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以及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分别为46.36%、48.84%和4.8%,剔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平均贡献率分别为6.28、6.91和0.80个百分点,即在GDP年均14%的实际增长率中,最终消费需求、资本形成总额与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平均每年分别拉动经济增长6.28、6.91和0.8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投资对GDP的平均贡献度和平均贡献率是第一位的,需求对GDP的平均贡献度和贡献率是第二位的。可见,投资目前已是三大需求中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消费需求仅次于投资需求。   2001-2009年期间,最终消费贡献度(以下用Dc表示)、资本形成总额贡献度(以下用Di表示)、城镇居民消费贡献度(以下用c1表示)及农村居民消费贡献度(以下用Dc2表示)的变化趋势具有以下特点:   1.大部分时间内Dc与Di表现为此消彼长趋势。从图4可以看出,2001-2003年期间,Dc由57%降至33%,而Di则由31%升至70%;2003-2005年期间,Dc由33%升至53%,而Di则由70%降至40%;2006-2008年期间,Dc从46%降至43%, Di从37%降至25%,中间分别经历了先降后升和先升后降的过程;2005-2006年期间和2008-2009年期间,Dc和Di保持了相同变化趋势,可以归结为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控目的与调控力度。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具有一定替代效应,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大前提下,投资需求难以一直保持nba赞助商万博首页,nba赞助商万博网页,nba赞助商万博官网较快增速,因此,扩大消费需求,促进经济增长就显得尤为重要。   2.大部分时间内Di>Dc,但绝对差值较小。2001-2009年间,只有2001、2005、2006及2008四年中Di小于Dc,其差值为负,其余年份Di均大于Dc,这是对“投资是经济增长第一推动力”观点的直接证明。但通过对Di与Dc之差的绝对值进行分析,可以看出,其绝对值较小,除2001和2003两年外,其他年份均维持在20%以下,年均差值为18%;波动幅度较小,最小为2002年的8%,最大为2003年的37%。特别是2004年后,绝对差值表现相对稳定。这就足以说明,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相差不大,因此可以说,“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二动力”。   3.考察期内Dc1>Dc2,且其差值有变大趋势。2001-2009年间,政府消费对GDP的平均贡献度为11.44%,低于同期居民消费对GDP的平均贡献度34.67%,说明消费需求结构中,居民消费是第一动力。而从居民消费内部结构来看,Dc1呈波动上升趋势,Dc2呈波动下滑趋势,且其差值有所扩大。其中,Dc1从23.81%上升至49.11%,上升了25.30%,年平均贡献度为28.88%;Dc2从11.67%降至8.35%,下降了3.32%,年平均贡献度为6.00%。从图5可以看出,Dc1与Dc2的差值呈持续扩大趋势,从12.14%增加到40.76%,增加了28.26%,年均差值为22.89%,进一步说明农村居民消费需求对GDP的贡献度有所减弱。   (二)贡献率分析:消费需求是GDP的稳定器   由于消费需求的刚性特点,决定了其在GDP的新增额中,波动幅度远远小于投资需求等其他要素,从而保持其对经济增长影响的惯性,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稳定因素。也就是说,消费需求是经济增长的稳定器。   2001-2009年间,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以下用Ri表示)、最终消费贡献率(以下用Rc表示)、城镇居民消费需求消费贡献率(以下用Rc1表示)以nba赞助商万博首页,nba赞助商万博网页,nba赞助商万博官网及农村居民消费贡献率(以下用Rc2表示)的变化趋势具有以下特点:   1.Ri与GDP增长基本保持相同走势。从图6可以看出,浙江实际GDP增长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即2001-2003年期间,GDP从12.56%升至19%;2003-2005年期间,GDP从19%降至13.71%;2005-2006年期间,GDP从13.71%升至15.87%;2006-2009年期间,GDP从15.87%降至8.75%。而Ri走势也可大体划分为四个阶段,即2001-2003年期间,Ri从3.95%升至13.36%;2003-2005年期间,Ri从13.36%降至5.42%;2005-2008年期间,Ri从5.42%先升至6.52%,再回落至2.21%;2008-2009年期间,Ri从2.21%升至7.34%。由此可见,在GDP增长速度较快的年份中,投资的拉动作用显著。也可以说,投资对经济的拉动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短时间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显著,成为政府提高经济增长率的首选因素。   2.Rc波动幅度较小。从图6可以看出,Rc的走势较为平稳,从7.1%到5.69%,最低为2008年的3.89%,最高为2002年的7.47%,平均贡献率为6.28%;Rc最小波幅为2004年的0.08%,最大波幅为2007年的2.06%,波动幅度为0.08%-2.06%之间,平均波幅为0.98%。由此可见,Rc对GDP的贡献率相对较为稳定,也就是说,在经济增长扩张期,消费需求增加不如投资需求明显;同样,在经济收缩期,消费需求的下降幅度也最小,毋庸置疑,消费需求是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保证。   3.考察期内Rc1与Rc2走势较为稳定,且Rc1>Rc2。2001-2009年间,Rc1从2.99%升至4.30%,其中,最低为2008年的2.41%,最高为2005年的4.78%,年均贡献率为3.87%,波动幅度为0.03%-1.89%之间;Rc2从1.47%降至0.73%,其中,最低为2007年的0.22%,最高为2001年的1.47%,年均贡献率为0.81%,波动幅度为0.07%-0.96%之间。   Rc1与Rc2的差值在2001-2003年期间快速扩大,在2003年后呈缓慢上升走势,年均差值为3.07%。其中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城镇居民资产缩水情况严重,消费水平有所下滑,导致其差值降为2.01%。Rc1与Rc2差值的扩大,进一步说明农村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率有所下降,而这也是导致浙江消费率下降的原因所在。   通过上述定量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消费需求是浙江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保证。2000-2009年间浙江经济增长主要是由最终消费和资本形成总额拉动。在最终消费构成中,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尤其是城镇居民消费的快速增长是促进浙江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农村居民消费增速慢于GDP的增速,导致农村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率下降,是浙江消费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因此,要加快浙江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更大地释放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首先要找出制约居民消费尤其是农村居民消费的影响因素,逐一加以解决,为经济增长扫除障碍。   参考文献:      1.刘金花,高艳.河北省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研究[J].商场现代化,2010(10)   2.赵晓雷,申海波.上海三大需求要素的贡献度和相关性研究[J].财经研究,2004(1)   3.甄明霞.上海消费需求演变趋势分析[J].上海经济研究,2010(6)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12-05 07:36:05)

    上一篇:儿子中煤气身亡母亲诉妹上公堂 三方被索赔140余

    下一篇:没有了